1. <u id="zeu3s"></u>
  2. 
    
      <s id="zeu3s"></s>

  3. <u id="zeu3s"></u>

    <span id="zeu3s"><u id="zeu3s"></u></span>

  4. 畫家孫輝:歷時2年創作百米長卷 見證通州城市副中心蝶變

    從2000年入駐通州梨園一間畫室,到如今在張家灣創辦墨先生書畫院,畫家孫輝將他最旺盛的創作生涯留在了通州。20多年來,他無數次外出采風,見證了通州向城市副中心蝶變的歷史進程,并帶領青年畫家歷時2年創作了一幅百米長卷,用細膩的筆觸記錄下大運河畔這座城市發生的巨變,以及置身其中內心的真情實感。

    孫輝祖籍山東,自幼刻苦研書畫,上世紀80年代前往中國國家畫院進修后,就一直留在北京,在當時的宣武區開展藝術創作。2000年時,喜歡安靜環境的孫輝買下了通州梨園幸福藝居的一間屋子,在這里開辦了自己的畫室。“那時候我們的房子就在路盡頭,樓下是高粱地、玉米地,朋友來了都嫌遠。”孫輝笑著說。

    后來的變化可謂日新月異。沒過幾年,孫輝樓下的糧田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棟棟新的高樓,地鐵八通線、6號線先后建成通車。再后來,通州升級成為北京城市副中心,北京行政機關落戶東六環旁,一系列新的發展建設為城市注入了前所未有的生機活力。與此同時,孫輝的畫室也幾經搬遷,從梨園搬到張家灣東定福莊村,最后來到張家灣文化藝術博覽苑墨先生書畫院。這時再有老友前來小聚,他們總會稱贊,“老孫,你可真有眼光呀。”

    對于一名畫家而言,實地采風是創作前必不可少的一項工作,孫輝主攻花鳥畫,在通州實地采風對他而言曾經一度十分困難。所以每到春季,孫輝往往要帶領學生跑到江浙一帶,甚至到過云南西雙版納實地采風創作。

    采訪時,孫輝從手機里翻出一幅2006年創作的《一鷺清蓮》,畫中的白鷺就是在浙江采風時記錄的樣子,蓮花則是靠意象畫面完成。“別人可能瞧不出,但是我們內行人一眼就能看明白,這幅畫當時是現場畫的白鷺,可回來需要畫蓮花時卻找不到蓮花,只能靠想象完成。”

    不過,這種被動局面很快發生了變化:隨著城市副中心快速發展,通州的生態環境發生了巨大改變。過去是城鄉結合部的小圣廟村完成棚改搬遷,東方化工廠也完成疏解騰退,原址建起了“綠肺”——城市綠心森林公園。孫輝畫室曾經所處的東定福莊村,廠房違建也已拆除,即將建成新一期的張家灣公園。

    漸漸地,孫輝去南方采風的次數越來越少,取而代之的是到城市綠心公園、臺湖公園和張家灣公園。“家門口就能見到荷花、白鷺,還有越來越多的珍稀候鳥和南方植物,何必跑到別處采風呢?”孫輝又找出一幅期創作的《和合圖》,筆下的白鷺、荷花都是他在家門口的公園采風時記錄下的圖景。

    親身經歷了這些巨變,早已把通州當作第二故鄉的孫輝難以抑制內心的激動,希望創作一幅長卷描繪城市副中心,后來在當地政府和專家建議下,他最終決定以大運河為題,用百米長卷記錄古今巨變。于是,一幅《千年運河水 輝煌張家灣》于2019年6月正式開始潑墨創作。

    長卷的前半部分是從遼代開始的歷史畫卷,萬馬奔騰、彩旗飄飄,遼代蕭太后游獵的場景躍然紙上。為了讓每個細節都符合歷史,孫輝帶領畫家陳茂吒、朱金磊和李勝壘走進博物館查找文獻。“光查資料就用了三個多月。”陳茂吒介紹。為了考察每個年代的人物特征,尤其是服飾和發髻,他們訪問了好幾位專家,一件件服飾逐漸浮現眼前。

    畫卷的后半部分則展示了大運河年來的變遷。“通州如今已經成為城市副中心,把張家灣的文化底蘊全方位展現出來,是我們團隊創作的初衷。”孫輝說。在這一部分,孫輝將自己對城市的理解融入作品,如張家灣留下的許多非物質文化遺產,包括小車會、大辛莊剪紙等,都出現在長卷中繁華的古鎮街巷里。在創作城市綠心公園時,他特意將還在建設的“三大建筑”融入其中,并在建筑前的廣場上勾勒出寫地書的市民和來往的國際友人,用小人物表現大變化。

    如今,這幅百米長卷歷經2年已經創作完成,工作室墻上的墨跡留下了當時創作的火熱場景,目前畫作正在進行整體裝裱,即將在合適時機進行公開展示。孫輝也正積極投身一線創作和基礎教學,普及傳統文化和藝術教育,讓書畫藝術走進千家萬戶。“希望有更多人能和我一起,拿起手中的畫筆記錄發生在身邊的城市副中心蝶變。”孫輝說。

    97资源共享,粗大的内捧猛烈进出在线视频,亚洲AⅤ成人精品无码91,国产成人无码精品视频播放,国产丝袜足交视频